©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Headlines Story>>Before 11680 Days !Headlines在11680日之前!



某程度,在11680天之前,Headlines這個名字在香港沒有人認識,原因是這一天正是1987年5月27日星期三的早上,Headlines「第一線」才在這一天出版創刊號。

<< 二十多份報刊雜志培育出Headlines>>

這一天之前的三個多月,真的是忙碌到沒覺好睡;由決定出版,之後物色寫字樓,招請打字員,記者兼寫稿,還有負責排版的,當中過程只有不斷向前衝,完全沒有認真的停下來。更重要是當時出版Headlines,衝著之前已有的兩份同類音樂雜誌,「年青人周報」和「青年週報」而出現,而這兩份已佔了整個周報市場七成以上銷售數字,故預料這場仗不容易打。

還有一點自己是辛苦得不足為人道的,就是我一邊籌備Headlines,一邊仍在外邊為超過十份音樂雜誌和報章寫樂評和音樂專欄,這其實也是供養我有足夠資本和經驗來實踐自己雜誌的動力和金錢來源,這投稿的工作,當然不能輕易放下;換言之,Headlines就是我之前十多年投稿儲起來的積蓄,實現了出版的夢想,也用了20多份報刊雜誌培育了Headlines的萌芽。

<<鼎足而三的困難>>

於是,我運用了所有認識的人脈,向他們介紹一份新刊物的誕生;表面上不少人也恭喜我新周報出現,但大家暗地裏也猜測著,我怎能夠敵得兩份早已在市場站穩陣腳的周報。坦白說,每次跟唱片公司傾談廣告和安排訪問,總覺得他們只是不想潑我冷水,表現出合作和支持,第一、二期的廣告可能不成問題,但往後怎樣,確是我最擔憂的地方。

<<捍衛承諾>>

既然決定了出版,就要全力以赴,希望將第一期做得內容豐富和有吸引力,但外間始終覺得我們是模仿了另外兩份周報而誕生;因此Headlines要從中成功的站起來(我完全沒有想過能夠一出版即成為領導份子),要打破和克服的難關,確如排山倒海而來。

「年青人周報」當時出版了20年有多,可以說是老臣子,自己就是由這份周報跑出來,自立門戶。1977年開始在年周寫第一篇樂評(Queen的News Of The World)到1984年底;1987年當時已離開了「年青人周報」三年時間,我暗地裏堅守了當我離開「年周」後,不會在同類周報寫音樂文字的決定,這內心默默捍衛承諾,結果一守便守了三年時間;到1987年,雖然表現出有信心地推薦自己的刊物;但我完全明白「年周」Chris Tong的性格,他必然認為我這份新周報,不足以對現存的兩份:「年周」和「青週」有任何影響;換句話說,他根本沒有擔心過Headlines的出現,也沒有放在眼內。

其實,當時我完全沒信心可以超越「年青人周報」,反而視為對手的是「青年週報」,因為與我一同創辦Headlines的文雋,他確很眼神銳利的對著「青周」而幹;某程度上,我和他合夥,我有理由認為他只是視我為一件兵器,但自己也希望一試在這獨立編採的能力,於是我便欣然答應成為Headlines的二分一。 H

下期待續

Text By Manfred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