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HEADLINES Manfred-seen‧Manfred-zine>>歌唱比賽進入荼蘼,仍能發揮發掘歌手的作用嗎?

<<HEADLINES Manfred-seen‧Manfred-zine>>

歌唱比賽進入荼蘼,仍能發揮發掘歌手的作用嗎?

梅艷芳、張學友,甚至無數國際歌星,他們都曾經參加歌唱比賽,被人認識,在舞台上發揮所長;事實上,歌唱比賽確是喜愛音樂的歌迷,最好發揮音樂潛能的方法,也是唱片界幕後人物色歌手的最直接途徑,基本上是雙贏的局面。

任何的歌唱比賽,參加者才是主人翁,評判是綠葉,不能本末倒置;亦即是說,歌迷報名參加,自然會施展渾身解數,這好比電影中的演員,將自己的角色做好;至於評判,則是編劇、導演,他們應該身居幕後,也不應搶參加者的風頭。

結果,近年間這類歌唱比賽已失去了吸引力,只成為固定為了做show來舉行歌唱比賽的例牌節目。

筆者觀看這十多年來的歌唱比賽模式,有感而發,寫出以下四點的感想:

(1)長期抗戰的比賽形式

自從2002年開始,美國出現了American Idol,令歌唱比賽主副角色混淆;最慘不忍睹的比賽形式,就是長達數月至一年的Survival比賽形式,在市場初出現時筆者已經懷疑,肯完全放棄正常工作或學業,全身投入歌唱比賽的,是否有特別目的或不為人知的幕後安排?這懷疑,也並非空穴來風。我不反對有淘汰方式,但那種每兩、三星期淘汰一人的形式,是否真的有需要將比賽做得如此殘酷呢?其實,一個比賽分成海選、初賽、到最後十強的決賽,然後選出冠亞季軍便足夠了。

(2) 劇情需要,明爭暗鬥,表情十足

再者,這類歌唱比賽大都配合了電視廣播,結果必然將比賽包裝成一個電視節目形式,一班參賽者和評判變成了劇中人,雖然比賽者之間沒有什麼正面的衝突,但比賽的拍攝方式有意無意的製造故事性,剪接歌手表情,泡製出如明爭暗鬥的場面,這種娛樂至上的歌唱比賽模式,已失了真正比賽的效用和意義。

(3)評審錯配,自我宣傳,表情誇張

其實,我由開始時就對這「求生」形式歌唱比賽的選擇評審方向提出疑問,最主要原因就是應否找歌星作為評審呢?這往往出現很大的不客觀情況。首先,歌星已經有自己的歌路,對自己的演繹風格充滿信心,很自然地如果參賽者在選唱歌曲時,接近評審歌星的口味,甚至選唱他們的歌曲,已佔了很大的優勢。雖然,你可以說參賽者可以視為取勝策略,但太失掉實力為先的大原則。

更者,能成為評審的歌星,他們對作為歌唱應具備的技巧,又是否服眾呢?是否一位有知名度的歌星便有資格成為評審呢?這亦有很大的商榷餘地。

還有一點就是大部分獲邀成為評審的流行歌星,他們明知面對觀眾和記者,再加上電視轉播,自然會七情上面,這出現了很多這類歌唱評判的表情,誇張得不自然;那種很明顯裝投入、扮成陶醉萬分的手舞足蹈表情,配合camera鏡頭不停落在他們臉上(當然這是歌星們明知這是一個娛樂包裝,事前要做足準備「功夫」),於是每一位評審都成為了「演員」,盡情發揮演技,這情況在全球各地的電視直播歌唱比賽已成為最常見的戲劇場面。

還有一點就是評審在作出評論時,為保形象便可以包容,沒有好好地給予意見;另一類就是歌星扮專家,但評論空洞不切實際,只求表現自己的所謂「功力」,效果適得其反。

(4)主副角色混淆

當中出現過一種求生形式的歌唱比賽,由歌星成為參賽者的隊長,情況根本就是製作人刻意借歌星的知名度,將參賽者成為配角,這好比一部鬥智鬥勇的肥皂劇,同樣也失了參賽歌手應該成為焦點的原意。當然,大家也明白到電視台要轉播這一類長途比賽,很自然要有噱頭,有談論性,但由於每一屆的參賽者水準可能會有參差,結果借助歌星作為賣點,主副角色的混淆到了難以收拾的地步。

- 相信大家也感覺到近兩年間這類歌唱比賽已進入荼蘼,發掘不到有潛質的新秀,而評審的表情已千篇一律,評論的語句完全沒有建設性,看來借助歌唱比賽發掘新人的傳統作用已經失衡,相信歌唱比賽真的要再來一個最傳統的簡單模式,廣泛宣傳,才能令比賽的原意重回正軌。 Text By Manfred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