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HEADLINES Live Review>>ASKA 2019演唱會讓我們勾起不滅的青春年代



<<HEADLINES Live Review>>

ASKA 2019演唱會讓我們勾起不滅的青春年代

什麼叫做「青春」?

18歲?23歲?60歲?這個名詞沒有一個肯定的數字,青春可以是年紀,也可以是心態,更可以是永遠埋藏在心裏的「青春年代」,這就是我們活著的動力。

6月16日晚上在旺角「麥花臣場館」再看到Aska的演出,令我深深感受到,原來「青春」可以令你永遠擁有;這晚Aska的演出,令人感動。

<<將音樂視為生命動力>>

在過去幾年間,大家也知道Aska發生了什麼事情,對與錯也不容我們第三者妄作評論,反而最難得是看到他如何能走過這段時期,再次站在舞台,讓我們齊聲向他說:Say Yes!

雖然,Say Yes在1991年隨著日本電視劇「101次求婚」,配合他們的Tree專輯,令Chage And Aska更廣泛被人認識;但這個二人組合,之前已推出了十三張專輯,其中81年的「熱風」和89年的PRIDE已經是日本Oricon冠軍,也是因為電視劇配合歌曲,令亞洲歌迷更認識這個Duo。

今期筆者訪問藤田惠美和Aska,兩個名字都是從8、90年代的Pony Canyon帶到香港;筆者已經忘記了跟他們有多少次見面,但每次總有話題,這就是他們將音樂視為生命動力所引出的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Chage And Aska和Aska的唱片,永遠放在我工作的最當眼地方。

其實,自己內心也想過,我可以跟他們兩人做訪問做到何時?

更坦白一點,就是當Aska事件出現,以為再難以有機會跟他面對面交談,我曾經十分後悔十年前沒有欣賞到他在香港舉行的管弦樂演唱會,以為再不能看到他在舞台上的表演;當知道Aska重返樂壇,計劃舉行亞洲巡迴演唱,我也多方探聽,但不少搞手總會擔心,究竟以獨立姿態再出現香港舞台,能否繼續有叫座力呢?樂迷會否擔心,入場觀看他的演唱會,Aska會否拒絕唱出昔日組合時的作品呢?這都是演唱會主辦者和筆者,多次討論的問題。

終於,成事了!

<<Aska歌曲,代代流傳>>

當晚演唱會接近八成觀眾,當中有不少是日本歌迷;更看到一個特別現象,就是有很多人帶同他們的孩子前來欣賞,孩子大多只有十歲左右,由此可見Aska的歌曲,代代流傳的影響著。

演唱會在8時20分正式開始,除Aska之外,一共有八位樂手加和唱。

Aska在中段介紹樂手時,指出負責打鼓的一位,在C&A 95年來港演出時也是成員之一;的確,當晚8位樂手的份量極高,主音結他手和女小提琴手,兩人的拍和極為精彩,尤其小提琴solo部分,小提琴演奏出電結他的感覺,再加上全晚Aska背著結他彈奏,也與三位結他手一同jam,充份表現出搖擺氣味。

Aska穿上紅色suit,整整兩個多小時的演出,完全沒有停下來,更難得是他演唱時的水準,回復過去我多次現場看Chage And Aska的最高水準(筆者前後已看過四次Chage And Aska演唱會);全晚安排了十九首歌曲,之後再encore了四首,雖然選曲多以Aska個人時代作品為主,但觀眾的投入,對他個人歌曲的認知度也十分高;尤其當重溫C&A經典歌曲,更感覺時間像沒有溜走,青春並沒有流失,一切在我們手裏。

<<準備十足>>

開始一曲是「未來的勳章」,Aska已完全進入狀態,可見他準備十足。接下唱出ONE、Cry,再到一首節奏明快的Girl,他在台上的功架和演唱時的表情,絲毫未變;一直以來,Aska皆懂得在演繹上將聲音的高低位操控自然,完全表現出舞台功架;上半段唱出曾被周華健改編成「讓我歡喜讓我憂」的「男與女」,歌迷情緒高漲,全場跟著唱出chorus部分,帶出warm的現場氣氛。

之後再唱出「開始時總下著雨」,這更令我回想到當時兩人一左一右的站在台上,Chage在哼唱伴著,Aska動聽的演繹,回味無窮。雖然,這一夜只有Aska,但兩位男女和唱,再加上當日樂隊的leader兼鍵琴手哼唱,令到「開始時總下著雨」這典毫無損耗的原味出現。

事實上,值得為當晚歌曲的live編排讚賞,原因是不少曾經是樂隊其中成員的歌手,剛作個人發展時,往往要在演唱會上,刻意將歌曲重新編排得跟原裝版本有改變,甚至改得非驢非馬;但Aska雖然唱出多首Chage And Aska歌曲,但編排完全忠於原版本,這當然是他身為作曲人兼歌手,充分明白到每首歌曲最重要的起承轉入,如何鎖定觀眾情緒,這就是出色的音樂人知道觀眾所追求的感覺;刻意為現場更改歌曲編排,最後只會流失了原有的歌迷。

<<Yah Yah Yah we Say Yes>>

Encore時候第一首唱出Village People的Y.M.C.A.和當年的其中一首代表作Yah Yah Yah,現場觀眾舉手高呼"Yah Yah Yah"的動作,如走進了90年代的時光隧道。

之後唱出Say Yes,全場感動得站起來跟著唱,氣氛極為和諧,也像對這位曾經跌倒的歌手,說出一句Say Yes肯定。

最後,以一曲UNI-VERSE完結,各成員一同走上台前向觀眾致謝,這時可以看出Aska完全放鬆和活潑的,跟每位成員互相擁抱,多次向現場觀眾深深鞠躬。

各人走入後台後,台下大半觀眾依然坐在椅上,沒有離去的意向,那種依依不捨的心情,就像想捉緊他們昔日的青春時光。

一次出色的演出,也為未來的Aska開啟了新的大門;演唱會後,筆者根Aska寒喧了兩句,我們像打了眼色的彼此說了一句:「Next time, yes, next time!」大家擁抱道別。

Text By Manfred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