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HEADLINES Interview 優先>>回歸平靜 ‧ 靜心欣賞 10月4日的佛教演唱會來自日本的藥師寺寬邦 在雨水透析出的人生 (全文)



<<HEADLINES Interview 優先>> 回歸平靜 ‧ 靜心欣賞 10月4日的佛教演唱會 來自日本的藥師寺寬邦 在雨水透析出的人生 (全文)

宗教信仰可以讓人有一個內心的慰藉,開心和失落時也可以藉著信仰得到抒發。在不同地方,音樂和宗教都有密切關係,我們最常聽到的,例如美國有gospel music ,有些人稱之為Sacred Music;至於在華人社會,會以佛教音樂代表了中國的宗教音樂文化。事實上,如果要不停細分不同宗教類別,互相討論也會出現很多彼此間的不認同,但如果我們抱著一份宗教能導人走向平和內心世界,以此作為宣揚的依歸,我們在聆聽宗教音樂時,便可以享受到平靜的內心體驗。

在訪問無數的音樂名字中,很多音樂人都有他們的宗教信仰,我也會問及他們有沒有從音樂歌詞中引出宗教想法,這也探求到音樂人創作的個性。

當然,如果能開宗明義的以宗教歌手的身份,被訪者更能夠在談話間展示他們的內心想法。

我自己是佛教徒,但我會覺得宗教可以無分派別,以愛為宗旨。 這次訪問到一位來自日本的佛家弟子,出生以來已有著佛門因子的男歌手藥師寺寬邦Yakushiji Kanho,他將於2019年10月4日來港演出,地點是香港浸會大學的「大專會堂」。

之前一期,也曾經介紹過藥師寺寬邦曾經組成樂隊kissaquo,之後才作個人發展。而且用音樂宣揚他的佛教想法,究竟他為何有這個轉變?是否中間出現了希望得到解脫的事情?

雖然,演唱會在十月初才舉行,但藥師寺寬邦於九月初來港出席一份佛教刊物「溫暖人間」的籌款演唱會作表演嘉賓;演出後一天,特別約了他在香港仔的L Hotel接受Headlines訪問。

當天正下著滂沱大雨,再加上這一陣子市面上的交通總會有令人預測不到的阻滯,終於筆者能夠準時的抵達訪問現場。上到房間,藥師寺寬邦穿著日本的出家人長袍出現,給人一份很靜態和悠閒的感覺。

訪問開始,透過翻譯向他發問問題,每次也看到他用心的細想,然後才作出回答。

H:昨天晚上你在香港演出了,覺得香港的觀眾跟之前你到台灣表演時,有什麼分別? Y :其實去年也曾經來香港演出,今次來到香港,感覺很高興;兩地的觀眾也有分別,日本觀眾會較為安靜,反而中華圈的觀眾,反應熱烈一點。

H:作為一位佛教演出者,每次演出時你會視這個演出為一個宣揚佛學的表演,還是一個音樂演唱呢? Y :其實,我一直以發展音樂為先,之後才信奉了佛教。覺得用音樂來宣揚佛學思想是最好的方法,所以每次在演出時,我會將兩者結合一起。

H:你在哪個時候開始信奉佛教呢? Y :我在寺廟出生,而且是世襲的佛教家庭中長大,從小感受著佛教,也因為這樣;年輕時有一點反叛,曾拒絕這信仰;但漸漸發覺,人長大了,原來想法也不一樣。此時在樂隊解散後,決定以個人姿態,用音樂帶出自己的佛學思想。

H:作為一位佛教徒,你覺得佛學可以改變世界那一方面? Y :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很重要。我盡量希望在歌曲中帶出這message;正如「心經」中也提及到,人相遇之後,如果彼此重視這個「連結」,人與人的發展會更加美好。我開始在音樂上發展,原因是希望不繼承家業。於是在學生時候組成了樂隊,終於有機會作第一次公開的演出,竟然是在京都一間佛廟之內,這時自己心想,是否一切早已安排?至於樂隊的名稱kissaquo,當中有「茶」的意思,茶可以讓人心情沉澱下來,追求清靜,當時很喜歡這個名字。

H:在歐美,我們稱宗教音樂為Gospel Music,你覺得Gospel Music與佛教音樂有什麼相近的地方? Y:其實,東西方宗教和音樂也有密切的關係,只是音樂類型不同,我們也不應該介意其表演的方式,大家都是依著一個方向,去宣揚他們自己的道理。

H:你創作歌曲和歌詞,創作時是否以佛教思想為中心? Y:雖然歌詞是由自己創作的,但我一直不想將佛教的道理放在歌詞中,反而以自己的內心想法創作出來,這會來得更自然。

H:你今日宣揚佛教,之前曾經不相信,是否有一個關口被你衝破了? Y:雖然我在寺廟出生,但一直都不想繼承家業,於是組成kissaquo,希望向外發展。但就在這時期發生了很多事情,在之前15年間,有開心也有失望;而其中最大的轉列點就在一次演出上,我唱了一首歌曲,其中一位觀眾欣賞後走過來向我說:「這首歌曲觸動到我剛剛因為爺爺離世後傷痛心情。」這時候我明白到,原來我的音樂可以修補不同人的內心世界,於是決定在這方面繼續努力,明白到自己的方向,也知道佛教能引導人的理論。

H:作為一位佛教徒,你覺得應該用嚴肅的態度去接受佛教理論,還是用一個開心的角度去認知呢? Y:其實兩種態度也沒有對錯,只是在修行當中,你希望如何去得到感召而已。

H:佛教在現世中最值得去改變的是什麼事情呢? Y:在歐洲不同地方,很多人都接受了「禪」這個信仰,但現實中很多人都會較物質要求,內心有很多未滿足的想法。事實上,在今日這個世界上,人生和禪的信仰其實是很有關連的,如果接受這個道理,人的生活會更加穩定和安心。

H:如今外面正下著大雨,你現在望出窗外,會看見玻璃上不少水珠,如以佛學的思想,你會聯想到什麼呢? Y:這令我想起當年我修行時,住在京都的廟宇中,生活很清淡,沒有電話,沒有電視,只集中於坐禪,而每天就是拿著一個水殼去灑水,直觀感覺很美。到今天看見雨水灑在玻璃上,令我想到大家不要忘記身邊的人,又要懂得欣賞別人。

H:沒有演唱或者修行時,你日常的生活如何? Y:我會在家中彈著結他,跟兩歲的女兒一齊玩耍(日本的禪師跟中國的不同,他們可以結婚和有孩子的)。

H:最後一個問題,開始時你曾經提及到日本對佛學較有距離,為什麼有這個說法?這情況可以改變嗎? Y:其實是可以的。簡單說,日本人每天在吃飯的時候總會合十的說一句:「我們不客氣啦!」其實從佛教的角度來看,這是一種感恩的姿態,所以大家都有這個因子,值得推廣開去。

很有意思的一個訪問,期待著十月四日藥師寺寬邦在香港舉行的個人演唱會。 Text By Manfred Wong 鳴謝場地提供:香港仔 L Ho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