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HEADLINES Editorial>>努力過,才會珍惜 ‧ 曾經過,更加鍾情‧外間的氣候已經不適宜栽種雜誌嗎?



<<HEADLINES Editorial>>努力過,才會珍惜 ‧ 曾經過,更加鍾情

外間的氣候已經不適宜栽種雜誌嗎?

這一陣子,有不少希望在音樂文字上作嘗試的年輕人,問我如何才能寫出一篇樂評和完成一個訪問;更重要是他們希望透過網絡,舒發音樂感覺。

在傾談間,這班年輕人總好奇的問我一個問題,為何我仍然堅持印刷出版?他們當然是抱著尊敬的態度發問,但我總會笑笑的告訴他們,這是我「老餅式」堅持,亦即是Old School的運作模式。

正如上期在「編者的話」也提及到:「不做還要做」。

但,大部分人都會這樣想:「幹嗎仍然用這麼多金錢去製作雜誌?」打了字放上網,所接觸到的群體數目更是無窮無盡,以低成本便能夠滿足到「文字慾」,他們對我的堅持感到疑惑也屬正確。

無可否認,在今天的數碼年代產業鏈,這種出版模式,尤其是純音樂刊物,必然付出和收入不對稱,但我仍會告訴大家,如果你曾經過「爬格仔」和「剪剪貼貼」的日子,對這份傳統的文字發放方式,自然會更加珍惜。

告訴你原因...

我在讀書年代,由於寫字速度太快,結果字體潦草得時常被罰抄;甚至在中學會考前的年半,每天早上老師都要我交兩版英文字練習copy book到校務處,成為全校的笑柄;在這段時間,我其實已開始寫樂評,而每天仍寫copy book,令執筆書寫成工作和習慣;加上對中英文作文特別有興趣,如是視投稿作為學習的一部分;說來有趣,人家說「學習是終生職業」,我確是從讀書開始,便找到了這份「終生職業」。

我喜歡用原稿紙寫稿,而一張稿紙共有400格,故要將格仔逐格爬滿,這像有序依循的規範感,結果帶領了我將音樂文字分享開去的想法。稿件寫好了,再要拿著稿件和圖片(當時仍未流行彩色影印,更沒有email和fax機),要直接交到出版社,如是者一期復一期,交新一期便拿回上一期的圖片,完全「人工手作」的程序,回想起來,雖然辛苦勞碌,但趣味無窮。

到1987年我出版Headlines,當時的電腦科技仍未普及到可以用在設計上應用,故排版的工序就是將手動中文打字機的文字和將縮放好大小的影印圖片,剪剪貼貼在版紙上;這過程得要面對著影印機、燈箱,更要嗅著影印機噴出的化學碳粉味和rubber cement的天拿水氣味,就這樣埋頭苦幹的完成一版又一版;然後交到製版房轉成印刷菲林,中間過程出現的失誤,往往是意料不到,所以每出一期,就擔心到最後印刷完成,放在桌上的一刻,才會鬆一口氣。

辛苦嗎?的確是! 樂趣嗎?真的有! 珍惜嗎?永遠永遠!

到看著32歲的Headlines,開花了,種子也結了;但是大家總會覺得,外間的氣候已經不適宜栽種雜誌,但我決定用更多養份、更多營養,令她繼續成長。

上期漏了多謝一直支持Headlines,一直給我這份出版勇氣的音樂圈中人,Say Thanks to all my Friends!

Headlines總編輯

Manfred黃啟聰 JUNE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