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HEADLINES CD Guide>>世界‧‧音樂綠松石 - 旦旦(SuperADMS)



<<HEADLINES CD Guide>>世界‧‧音樂

綠松石 - 旦旦(SuperADMS)

80年代流行了一個音樂名詞 :World Music,究竟什麼音樂才可以稱得上是World Music?當時的定義頗為廣泛,找不著邊際。在外國樂壇,有音樂人將World Music歸類為global music,意思指不同地方的民族音樂,甚至最原始的土著音樂,同時也將一些富地方色彩的民間音樂作品,當結合不同流派,產生出的一種無疆界音樂氣氛,他們便統稱為World Music。這個形容其實依然未能讓樂迷完全明白,結果帶來一種讓樂迷聆聽時,要意會天地合一的音樂感覺,大家便會感受到這是World Music。

當時也有樂迷發問,究竟這種音樂,是否概括了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的音樂?是否要剔除了一些主流音樂元素?總之問題多多,答案也比比皆是。

今天,World Music在樂壇依然有一定談論性和地位,甚至在中國也有不少帶著民族氣氛的音樂人,他們的作品在外國被喻為World Music;在中國不同省份,同樣是充滿神秘感,這種音樂,其實也有很重的World氣氛;就如這次聽到國內一位在音樂界享有盛名的創作人旦旦,他的一張重新由Leo Fung混音的專輯「綠松石」,借助音樂創作來展示他想訴說的西藏故事,就如唱片的「文案」寫著:「用音符訴說西藏的故事,讓心靈暢遊在天邊的淨土。雲山湖草寺,崇敬自然,生生不息。」坦白說,這描寫很虛無,但當聽到這張專輯,再加上Leo Fung以SuperADMS混音手法處理,再採用Leo一直推崇的Alloy Gold CD製碟,出來的效果,真的有一種令人怦然心動的感覺。單從發燒唱片角度而論,這絕對是一張可以考驗自己家中音響器材的示範作。

究竟旦旦是誰人?在網上的資料也並非太完全,只知道他是一位獨立音樂製作人兼唱作人,生長於西藏高原;在2005年,他為藏羚羊申請作為「奧運吉祥物」而創作了一曲「高原精靈」,受到關注;到2013年完成了「綠松石」這張專輯,當時交與國內的「星外星唱片公司」發行,到今天再經Leo Fung選上重新混音,結果成為這張發燒唱片。由於旦旦生長於西藏,他創作西藏音樂為題材,自然成為他的音樂曲風,被歸類為中國的World Music音樂人,相當合適。

說回這張「綠松石」,共有十首作品,一開始是主題曲「綠松石」,接後的曲名,包括「輪回 」、「念」、「草」、「月」、「湖」、「公主」、「度母」和「藏緣」,另外再將其中一曲「草」以民歌方式演奏,從這些曲名,可以感覺到旦旦在創作時的內心思想,他更會帶一份佛家道理。

聽了這張專輯,旦旦的處理手法就具備了後者那種為音樂而創作,作品中帶出個人音樂思維,而且處理得很自然地,樂迷很自然從享受音樂的角度欣賞,這就是他在這碟中的出色表現。

應否將旦旦這張「綠松石」歸類為World Music?聽後感覺絕對成立,原因是十首作品中你會聽到西藏的人聲演繹,也有我們比較熟悉Gregorian味道的世界音樂曲風;而在音符按鍵處理下,旦旦有意無意間帶出一種佛家禪的味道,就如開始的「綠松石」,輕輕的一個按鍵,像進入空山靈雨的氣氛,即時帶出女性的哼唱,每一個步驟都像牽引著樂迷的聽覺,編排上完全做出層次感,雖然是World的感覺,但卻有主流氣味,Leo Fung選擇這專輯混音,看出他在將每一個樂器的層次和人聲的前後,處理得高明,讓樂迷如置身作品之中,前期後期的結合,絕對出色。同樣另一曲「輪回」, 歌名的「回」並非我們所想的「迴」,在碟中有一段文字寫著「平常歡喜之情 應為世間之本...陽光照耀萬物 卻有生長與枯萎 壹切得以結果 別執著」這也是他個人的道理,音樂處理得很tribal土著風格舞曲,配合人聲,令氣氛高漲。

再談一曲「公主」,這是一首民間歌曲,像藏族的歌舞,內容就是想表達公主好比度母,帶出了傳奇故事。

World Music其實也要有一種特別元素,就是在沒有太多歌詞下,卻帶給樂迷不同的思想空間,再加上有民族氣味,很自然會將想法走得更古樸和更遠,這就是樂迷喜愛這類「世界音樂」的原因,他們所持的「世界觀感」完全是音樂為先。旦旦的表現,加上Leo Fung的後期處理,精彩,值得推薦。

■■■■■■■■▃□ text by Manfred Wong

<<HEADLINES CD Guide>>世界‧‧音樂

綠松石 - 旦旦(SuperADMS)

80年代流行了一個音樂名詞 :World Music,究竟什麼音樂才可以稱得上是World Music?當時的定義頗為廣泛,找不著邊際。在外國樂壇,有音樂人將World Music歸類為global music,意思指不同地方的民族音樂,甚至最原始的土著音樂,同時也將一些富地方色彩的民間音樂作品,當結合不同流派,產生出的一種無疆界音樂氣氛,他們便統稱為World Music。這個形容其實依然未能讓樂迷完全明白,結果帶來一種讓樂迷聆聽時,要意會天地合一的音樂感覺,大家便會感受到這是World Music。

當時也有樂迷發問,究竟這種音樂,是否概括了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的音樂?是否要剔除了一些主流音樂元素?總之問題多多,答案也比比皆是。

今天,World Music在樂壇依然有一定談論性和地位,甚至在中國也有不少帶著民族氣氛的音樂人,他們的作品在外國被喻為World Music;在中國不同省份,同樣是充滿神秘感,這種音樂,其實也有很重的World氣氛;就如這次聽到國內一位在音樂界享有盛名的創作人旦旦,他的一張重新由Leo Fung混音的專輯「綠松石」,借助音樂創作來展示他想訴說的西藏故事,就如唱片的「文案」寫著:「用音符訴說西藏的故事,讓心靈暢遊在天邊的淨土。雲山湖草寺,崇敬自然,生生不息。」坦白說,這描寫很虛無,但當聽到這張專輯,再加上Leo Fung以SuperADMS混音手法處理,再採用Leo一直推崇的Alloy Gold CD製碟,出來的效果,真的有一種令人怦然心動的感覺。單從發燒唱片角度而論,這絕對是一張可以考驗自己家中音響器材的示範作。

究竟旦旦是誰人?在網上的資料也並非太完全,只知道他是一位獨立音樂製作人兼唱作人,生長於西藏高原;在2005年,他為藏羚羊申請作為「奧運吉祥物」而創作了一曲「高原精靈」,受到關注;到2013年完成了「綠松石」這張專輯,當時交與國內的「星外星唱片公司」發行,到今天再經Leo Fung選上重新混音,結果成為這張發燒唱片。由於旦旦生長於西藏,他創作西藏音樂為題材,自然成為他的音樂曲風,被歸類為中國的World Music音樂人,相當合適。

說回這張「綠松石」,共有十首作品,一開始是主題曲「綠松石」,接後的曲名,包括「輪回 」、「念」、「草」、「月」、「湖」、「公主」、「度母」和「藏緣」,另外再將其中一曲「草」以民歌方式演奏,從這些曲名,可以感覺到旦旦在創作時的內心思想,他更會帶一份佛家道理。

聽了這張專輯,旦旦的處理手法就具備了後者那種為音樂而創作,作品中帶出個人音樂思維,而且處理得很自然地,樂迷很自然從享受音樂的角度欣賞,這就是他在這碟中的出色表現。

應否將旦旦這張「綠松石」歸類為World Music?聽後感覺絕對成立,原因是十首作品中你會聽到西藏的人聲演繹,也有我們比較熟悉Gregorian味道的世界音樂曲風;而在音符按鍵處理下,旦旦有意無意間帶出一種佛家禪的味道,就如開始的「綠松石」,輕輕的一個按鍵,像進入空山靈雨的氣氛,即時帶出女性的哼唱,每一個步驟都像牽引著樂迷的聽覺,編排上完全做出層次感,雖然是World的感覺,但卻有主流氣味,Leo Fung選擇這專輯混音,看出他在將每一個樂器的層次和人聲的前後,處理得高明,讓樂迷如置身作品之中,前期後期的結合,絕對出色。同樣另一曲「輪回」, 歌名的「回」並非我們所想的「迴」,在碟中有一段文字寫著「平常歡喜之情 應為世間之本...陽光照耀萬物 卻有生長與枯萎 壹切得以結果 別執著」這也是他個人的道理,音樂處理得很tribal土著風格舞曲,配合人聲,令氣氛高漲。

再談一曲「公主」,這是一首民間歌曲,像藏族的歌舞,內容就是想表達公主好比度母,帶出了傳奇故事。

World Music其實也要有一種特別元素,就是在沒有太多歌詞下,卻帶給樂迷不同的思想空間,再加上有民族氣味,很自然會將想法走得更古樸和更遠,這就是樂迷喜愛這類「世界音樂」的原因,他們所持的「世界觀感」完全是音樂為先。旦旦的表現,加上Leo Fung的後期處理,精彩,值得推薦。

■■■■■■■■▃□ text by Manfred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