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HEADLINES編者的話>>【7月號於今天 4th July 傍晚出版】寫音樂文字難嗎?音樂文字永遠寫不完嗎?



<<HEADLINES編者的話>> 【7月號於今天 4th July 傍晚出版】 寫音樂文字難嗎? 音樂文字永遠寫不完嗎?

不少朋友當知道Headlines出版了33年,總有一個奇怪的問題:「難道你的題材永遠寫不完嗎?」 我可以告訴大家,音樂文字真的可以沒完沒了的一直寫下去;這等於你喜歡上音樂,你一定不會突然間碰也不碰。 在我而言,音樂文字就好比我唯一分享自己音樂感覺的途徑;每聽到一張好唱片,總希望推薦給別人分享的想法,自問不善於利用語言表達意見,很自然地會用文字記錄。再加上自己也是受別人的音樂文字而引發愛上音樂,落筆寫音樂稿,我自然也順理成章的成為推介音樂的一份子。 寫音樂文字是難還是易?這在於作者落筆的態度;不少人覺得樂評難寫,因為害怕批評,覺得批評得不正確,反而落得被人反駁,也害怕太主觀和偏激,這正是一般人覺得寫音樂評論最困難的地方;但我自問信心十足。 同樣,我覺得寫音樂專欄文字也能暢所欲言,自己覺得有道理便盡情發揮,甚至連珠發炮,但音樂文字總應有一個最後的把關。 因為,在白紙黑字的印刷時代,文字人總會三思和校對後才決定刊登;但自從網絡自主,基本上想到什麼就即時寫出來,抱著「看不到,看不到」便一click即當作沒有發生過,這種自以為的「隱身術」,其實自欺欺人。就是因為有太多渠道讓這一代人發表意見,每個人都有權將自己的想法鋪上網,結果發展到文字太多,閱讀的人太少這地步,想到就寫,鬥快發表,甚至演變成攻擊;結果令不少人借助誇張的標題吸引別人點擊,內容卻空洞無物的,比比皆是。 再加上今天流行了語音變文字,形成很多人以為想得到,講得出,就可以在網上發放;講了算數,連校對也懶得去做,這是真正文字人最不想見的事情,口講便當作完成了一篇文字,學生回家作文,也變成隨口講便交功課,這情況已不單是我們時常反對的什麼繁體簡體,而是沒有文法的文字方式。 真的想問,一年後、五年後,還有多少年輕人懂得拿起筆,好好地寫一篇文章;或者,自己可以告慰的,就是我們這一代仍然懂得拿起筆桿,我手寫我心,但往後情況如何,真不敢想像。 文字代表了每個人的責任和承擔,這正如說話一樣,說出來便不能收回,正所謂「說話留半句」就是這意思。每一個文字,總會有一份承擔,也要多一份謙恭;看到今天年輕一代,文字表達已經沒有禮貌,甚至日常說話粗鄙,隨意侮辱別人,用低俗的言行以示自己的強勢,這種文字 / 語言方式,會為自己種下惡果的禍根,還不好好三思? Headlines總編輯 Manfred黃啟聰 July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