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by HEADLINES Magazine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HEADLINES人物Interview: music people>>Good Talking with [A] s第四次訪問[ALEXANDROS] 沒有歌手,依然有收穫



<<HEADLINES人物Interview: music people>>

Good Talking with [A] s

第四次訪問[ALEXANDROS]

沒有歌手,依然有收穫

近年間訪問最多的,必然是日本音樂人,他們每次來港演出總接受訪問;而日本音樂人在回答問題上,比以前更成熟和深入,有不少更是多次與筆者傾談,因此訪問間的氣氛越來越見融洽。

這次再訪問上[ALEXANDROS],雖然歌手因為到港當天抱恙,未能出席訪問;而鼓手莊村聰泰因背部受傷未能隨行;結果只能安排了兩位結他手,分別為主音結他手白井真輝和bass結他手磯部寬之接受訪問;據悉,有部分傳媒知道沒有了歌手的參與,加上時間安排可能未能配合,決定推卻訪問;但其實每一位音樂人肯接受訪問,都會有話想說,只要訪問員事先將問題草擬定和訪問時如何引導他們作答,這就要事前在問題上安排用心(有時間也想寫一篇關於訪問員的想法)。

在訪問房間等他們兩人出現,發覺磯部寬之要撐著拐杖前來;原來他在兩個月前在福岡演出時,不慎跌下台,至今仍未完全康復;但兩人接受訪問時,磯部寬之回答得很主動和開朗,反而白井帶點內向,但兩人的互動也做得很好。

【訪問】

「這次是第三次香港演出,希望這個演出如何?」這是開場式的問題。

「第三次演出了,對香港歌迷較熟悉,多謝他們的支持;而這一次是配合了新專輯,也特別會在現場唱出一首從沒演出過的新作品,這次演出跟之前不同,我們也很期待。」磯部首先回答。

「你們在2011年,樂隊名字仍叫[Champagne] 時,曾經推出過一張I Wanna Go To Hawaii,而2018這張Sleepless In Brooklyn專輯,到了美國Brooklyn錄音,兩者是否有關聯嗎?」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他們聽後也大笑起來。

「哈哈,最初只是成員間很單純的想到夏威夷旅行,於是便有了這張唱片名稱,其實是沒有關連的。」他們回答。

「去年推出的大碟名為Sleepless In Brooklyn,為何會專程到美國Brooklyn灌錄這唱片?為何有這個專輯名稱?還有,在美國錄音最大的收穫是什麼?」這三個問題其實是分開發問,但最後都是磯部回答,故就統一寫出他的說法。

「開始錄新專輯時,大家都想有一個突破,去一個從未到過的地方錄音,希望有刺激的感覺;最初想到三個地方,分別有倫敦、洛杉磯和紐約,最後選擇了紐約的布克林。在選擇錄音時是隨機的搜尋,到真正去到錄音時,發覺他們的設備和技術都很好,於是來來回回兩地,用了兩年時間完成;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們到達時要抵受著疲倦便要開始,唯有撐著完成,所以才想出Sleepless In Brooklyn這個碟名。」磯部回答。

「從網上看到白井你要不停吃維他命B12來抵著時差,真的有效嗎?磯部你有沒有嘗試?」我問他們。

「這是我從網上看到別人的方法,真的不要隨便嘗試;在我而言,還覺有點效用,但據知過量會有危險,所以不提議大家。」白井回答,我望望磯部。

「我也跟他嘗試,但對於我來說是完全沒太大效用,甚至會有嘔的感覺,結果每次都要一個星期後才能完全適應時差;這樣的錄音才令我們想到Sleepless In Brooklyn吻合了我們的感受。」 磯部說。

「在美國錄音跟日本有那方面最大的不同?」我問他們。

「在錄結他和bass時,美國錄音的方式是喜歡一口氣完成,然後才在mixing的時候作出微調;但在日本則是重複錄好;我覺得兩種方法都有好處。至於打鼓方面則兩地都要求在一次錄音時要錄到完美才完成,這是兩地相同的地方。」結他手白井說。

「你們兩人都是同年同月出生,而且兩位都負責彈奏結他樂器,你們在性格和音樂的方向是否也一致呢?」訪問前看了他們有關的資料,發覺兩人的年紀只是相差半個月。

「 的確有很大的相似,日常生活例如洗碗、如何度過一天的時間,大家的方法也很相似。」磯部先回答。

接著,白井說:「還有一點,我們兩人的血型也是一樣,大家的故鄉都是新潟。而且我未彈主音結他之前,我也是彈bass的;性格上也相當接近,例如對不同事物,還有我們兩人都很堅持自己對每件事的看法,所以很多時決定是一致,可能這樣我們才一同合作組成樂隊到今天。」

其實訪問中也問到不少演奏上的問題,也發覺他們對演出的投入,而且遵從歌手創作的路線,難得一個組合。